豫剧《秦雪梅》新旧版本结尾比较

论文核心提示:

  内容摘要:豫剧《秦雪梅》多年来一直闪烁着耀眼的艺术光芒。老版的结尾以质朴和平实的方式解决了矛盾冲突,展现的是强烈的悲剧性和现实性,是一种触目惊心的美;新版的结尾用唯美和浪漫的手法达到了艺术的和谐,带来的是美轮美奂的理想性与幻想性,是一种情景交融的美。   关键词:豫剧《秦雪梅》 新旧版本 结尾 比较

  
  豫剧《秦雪梅》是豫剧“五大名旦”阎立品老师的巅峰之作,整个剧作笼罩着强烈的悲剧氛围。阎立品老师活灵活现地展示出了一个勇敢追求爱情、不屈抗争、真实生动、形象丰满的秦雪梅。该剧的结尾以秦雪梅疯掉画上句号,增强了人物的命运悲剧感和故事的悲剧美感。2007年初,河南省豫剧二团复排了该剧并在京上演,剧作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以唯美的舞台设置和独具匠心的梅林做寓意,增强了艺术的感染力。新版戏剧的结尾与老版有了很大的不同,也给了观众无限的想象空间和回味余地。一个剧作的结尾是一切矛盾冲突解决的关键所在,也是观众审美期待的心理预期是否得到满足的关键所在,同时是整个剧作艺术魅力的升华和主题思想的深刻再现。本文拟就两个版本的结尾做一个比较研究。
  
  一、关于结尾的界定
  
  阎立品老师的《秦雪梅》(以下简称“阎本”)是在多年的实践和思考之下,经过了三次较大的修改和整理加工后才日臻完美的。田敏出演的《秦雪梅》(以下简称“田本”)则是在新时期之下对阎派名剧的改编和创新,其中也不乏可圈可点之处。阎本设置场次为五场,第一场为《观文》,第二场为《训女》,第三场为《送信》,第四场为《逼嫁》,第五场为《林殇》,每一场内容和主旨一目了然。田本则重新分设为七个场次,每一场次并无关目名称。田本的开场充满了美丽的幻想和对爱情的渴望,这与老版叙事性的开场交代有着很大的不同。其他场次也都有或多或少的改动,但第七场在内容上与阎本的《林殇》大致相同,都是剧作的重头戏所在,且占据了几乎半个小时之长的篇幅。所不同的只是两本在“吊孝”唱段结束之后的处理,正是这两种不同的处理方式使得观众对新旧两个版本的悲剧性、现实性和理想性有了一定的比较和取舍。所以在大段的荡气回肠、婉转凄切、痛哭唱叹之后,女主人公究竟该何去何从才能最大限度地满足观众的审美心理和审美取向,同时也能使剧作思想内涵得以进一步的提升,成为为剧目增色的重点。因此,笔者认为,剧作的结尾部分应该是痛彻心扉的“吊孝”唱段,两剧关于女主人公的最终归宿和存在状态的演绎部分就是矛盾最终的解决部分。
  
  二、两本不同的结尾处理
  
  鲁迅先生讲:“悲剧,就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豫剧《秦雪梅》作为一个显而易见的悲剧,是注定了要将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毁灭掉才能达到悲剧效应的实现和艺术蕴藉的释放,该剧被毁灭的是风华正茂、青春年少的一对璧人和无数痴男怨女为之勇于生而赴死的伟大爱情。
  从“哭商郎哭得我咽哑喉锁,哭夫君哭得我失去知觉,左瞻望右盼顾棺材一个,阴森森情惨凄使人难活。闭目去只见那洪水烈火,睁眼来又见那鬼怪妖魔。心恍惚眼花乱肝肠欲破,我的商郎夫啊,咱不能同生来也要鸳鸯同穴”开始,女主人公关于抗争的行动开始发展。按照悲剧的发展定式,不外乎和压迫势力反抗到底、同归于尽、两败俱伤,以期达到一种最终的解决和合理化的完美。实际上,这一个急板快速的短小唱段中已经在暗示女主人公的命运,或精神错乱,或坚决赴死。两本在该处做了极为不同却都极其合理的处理。
  
  1 阎本的结尾处理
  秦雪梅因悲伤而失去了知觉昏倒,在大家焦急的呼唤声中缓缓醒来,原本悲切的眼神变得呆滞、散乱和无神,她抓住母亲问道:“你们可见我那商郎夫无有?”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凄楚且不愿相信地自言自语:“死过了?”听到商林不能死而复生、再活于世时,短时间的沉默之后爆发性地发出了怒吼样的痛苦嚎啕和肝肠痛断的恸哭,片刻的清醒不失时机地提醒着她的爱人确实死去这个残酷的现实。母亲担忧地提及家里还有挂念她的爹爹,却无意之间触动了雪梅最为敏感的神经,对于这个关爱她、为她着想却让她失去爱人的爹爹已经怨恨多于敬畏,她撒泼样地指着舞台上唯一的男性——胡子花白的老家院——叫爹爹,一声长长的吟唱式念白宣泄出不尽的愤恨和抱怨。凄惨痛苦的情感宣泄之后,被压抑的感情找到了出口,她苦涩地指责父亲害死了商林,要他将商林还回来,甚至怨愤地要自己的爹爹为商林抵偿性命。进而,她陷入了自己营造的世界之中左寻右找,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和商林的身影。即便在有些错乱和失常的状况下也不失其小女儿的娇羞和柔情,埋怨他的云游不归,又想要用深情留住他不羁的脚步,借路途上的虎狼之多隐喻世间艰险和人生多舛,唯有逃离这可恶的尘世间才能免遭祸殃,道出了遁世上天的美好愿望。阎本用一个漂亮的身段和精彩的水袖舞结束了悲壮的爱和痛苦的情,陷入了一个未知、迷茫的世界里。这是一种经受了巨大打击之后比死去更为惊心动魄的折磨。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