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采集前的准备工作论文

论文核心提示:

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既是一种希冀保存全部政府信息资产的宏大目标,同时,也是运用现代信息技术发展与维护一个描述政府信息资源的系统,以便对政府信息资源进行定位、识别、检索和利用的一个动态过程。本文通过对国内外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理论研究的系统梳理,勾勒出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研究的基本现状,为国内政府信息资源管理实践提供参考。

论文关键字:

 关键词: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研究进展
  
  19世纪中期以来,欧美各国逐步建立了寄存图书馆制度,并通过各地的寄存图书馆发行政府出版物目录、索引的方式,向社会公众发布、传播政府出版物,这标志着现代意义上大规模的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活动开始了。近两个世纪过去了,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对象从单一的印刷型出版物扩大到缩微出版物、光盘、网页、数据库等多形态政府信息资源,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环境和条件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文通过对国内外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理论进行系统梳理,摸清其研究状况和规律,并分析其未来发展走向,为其今后的研究和实践活动提供参考。
  
  1 国外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研究现状
  
  1.1 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历史回顾研究
  美国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形成、发展,与政府机构本身的复杂演变、官方出版的规范、专业图书馆(professional library)事业的发展有很大的关系,美国伊利诺斯大学芝加哥分校副教授、美国《政府信息季刊》杂志编委John Shuler先生在《编目与分类季刊》(Cataloging and Classification Quarterly)2003年第35卷3/4期发表的《美国政府信息与目录控制的基础:1789-1900》(Foundations of Government Information and Bibliographic Control in the United States:1789-1900)一文,回顾了早期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活动的状况、关键性事件及未来走向。
  C.P.Crowers对20世纪70年代之前美国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背景进行了阐述,并选取了美国政府出版局(GPO)、国防文献中心(Defense Documentation Center)、国家技术信息服务中心(NTIS)、国家档案馆(National Archives)、教育资源信息中心(ERIC)等具有代表性的美国政府信息控制和获取机构,对其政策和实践活动进行了分析,指出了这些机构存在的问题和弱点,并对“美国政府出版物月目录”(Monthly Catalog of U.S Government Publications,简称MoCAT)、联邦寄存图书馆系统(The Federal Depository Library Program,简称FDLP)以及整个美国联邦政府的目录控制系统进行了回顾和分析。
  
  1.2 世界各国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状况研究
  L.A.Ogunsola对尼日利亚的政府出版物目录控制的现状及存在的问题进行了介绍,进而提出相应的对策。尼日利亚Adekunle Ajasin大学图书馆馆员C.O.Ajidhun则简要描述了尼日利亚政府出版物管理与目录控制的现状,并指出目前尼日利亚的政府出版物在获取、管理和目录控制等方面都存在较为严重的问题。Syed Jalaluddin Haider认为,政府出版物是巴基斯坦图书馆事业尚未开发的层面,缺乏有效的政府信息目录控制体系使得政府信息的传播、获取与利用非常困难,他指出了存在这种状况的原因并提出相应的解决之道。Nora S.Copeland等人介绍了美国大学图书馆分析了“流亡文献”(Fugitive government publication,即未通过美国政府出版局发行的政府文献)形成的原因,以及对其进行有效采购和开展目录控制的基本途径及方式。
  自20世纪90年代世界各国开展电子政务建设以来,各国电子政务信息资源的目录控制状况也成为一个新的研究点。美国联邦寄存图书馆项目(Federal Depository Library Program,FDLP)的2009-2014年发展战略明确指出:在保持传统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工作的同时,要充分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引导各种社会力量参与政府信息资源加工与服务,创建新的寄存图书馆馆藏模式、服务模式和图书馆社区交流模式,整合新的政府出版物综合性在线目录体系,为公众提供及时、高效、个性化的政府信息服务。
  
  1.3 信息技术与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发展研究
  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给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带来了很大的冲击,但也推动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朝着自动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早在1975年,美国图书馆协会(ALA)就开始研究计算机如何应用于政府出版物目录控制的问题。1994年,Carolyn CSherayko探讨了政府出版物的在线编目问题。
  快速变化的社会、技术环境促使图书馆重新评价编目实践及目录的用途。现代信息技术使政府信息资源的数量增长很快,分布又非常分散,于是,人们开始将目录控制思想引入政府信息资源管理领域。1996年,Dena Holiman Hutto撰文指出,在新技术条件下,传统的目录控制思想对政府信息资源的获取仍有相当的价值,他建议图书馆界、政府信息提供商、自动化专家合作研究目录标准,把政府信息资源的目录数据库与图书馆目录链接起来,甚至通过因特网资源编目以展示物理馆藏与各种远程获取政府信息方式之间的关系。Thomas A.Downing探讨了信息技术快速变化对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影响,并提出了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工作应对环境变化的方式与具体路径。
  尽管世界各国政府很早就开始创建并管理电子数据库和数字文件仓库,然而在万维网(WWW)得到广泛应用之前,公众实际上并没有直接获取这些资源的途径。1996年,Karrie Peterson,Elizabeth Cowell,Jim Jacobs等人就探讨了因特网和现代技术给传统政府信息资源获取带来的挑战,并提出了加强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的措施。此后,欧美各国依据Dublin Core和GILS两种体系创建了适合本国国情的政府信息资源元数据标准,英国的电子政务元数据标准(e-GMS)、澳大利亚的政府信息定位服务(AGILS)等都是比较典型的政府信息资源管理标准与规范。Alien Mullen探讨了GILS在世界各国的应用情况,并研究RDF、XML、Z39.50等信息组织标准的发展对政府信息资源描述、发现、定位等工作的影响。
  
  2 国内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研究现状
  
  2.1 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方法研究

随着因特网的飞速发展,电子政务信息资源日新月异,呈爆炸性增长,因此,传统的信息资源组织模式并不完全适用于政府信息资源。王红霞等通过对文件方式、主题树方式、数据库方式、超媒体方式等常规信息资源组织模式的分析,提出了基于元数据的电子政务信息资源组织模式。李佳培的硕士学位论文则探讨了电子政务信息资源管理中的领域本体构建问题,形成了一个电子政务专业领域模型。谭必勇指出,面对变化莫测的信息技术环境,应当综合运用目录控制的技术、方法和手段,并利用新兴技术的优势和目录控制的经验,使得政府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朝着更符合现代信息用户需要的方向发展,尤其是政府数字信息资源目录控制模式应当在未来政府信息资源管理领域占据重要的地位。
  
  2.2 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研究
  国家信息中心吴晓敏较早关注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建设,先后发表了《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初探》、《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与交换体系建设再探》的系列论文,对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进行了系统的研究,此后,又提出了基于目录体系的政府信息资源整合方法。北京大学赖茂生教授分析了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和交换体系的内涵、构成要素,认为,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应当包括政府内部使用的政府信息资源目录和面向公众的政府信息资源目录,并指出,在上述两个目录系统的基础上,各级省市应当建立一部总账式的政府信息资源目录,进而整合建立一个集成式的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王卫文等、马殿富等、吴焱等着重探讨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的系统构建与技术实现问题。2007年,国家标准“政务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包括1-6部分)出台后,李霖等人、穆勇等人先后结合深圳市国土资源和房地产管理局、北京市信息资源管理中心的目录体系建设实践,对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建设与理论实践进行了有效的探索,是对我国近期政府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建设成果的重要总结。
   

[本论文关键字]: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