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 真情感 大精神

论文核心提示:

内容摘要: 作为相声演员的冯巩在电影领域也是成绩斐然,从出演《站直了,别趴下》、《没事偷着乐》、《谁说我不在乎》、《埋伏》到执导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别拿自己不当干部》,冯氏喜剧的风格逐渐显现。平民化的叙述视角,幽默风趣的影像语言,真诚乐观的精神状态,使其影片欢笑与无奈共融、困惑与机缘并存,呈现出真实而感人的生活味道。

论文关键字:   冯氏喜剧  平民视角  相声电影

    新世纪的中国电影逐渐趋向大片化、国际化,在哭天喊地的煽情故事或刀光剑影的血腥场景中为我们制造了一场场“视觉盛宴”。2006年新年伊始,冯巩的喜剧《别拿自己不当干部》却让观众温暖地经历了一场“小干部”的酸甜苦辣生活,感受到别样的快乐。回想2005年冯巩执导的第一部影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及其主演的其它影片,冯氏喜剧电影的风格已然成形。平民化的视角,幽默搞笑的语言特色,小中见大的精神,朴实憨厚的表演,让我们在一个个温情的故事中体味笑中带泪、泪中含笑的人生真味。
平民视角 关注小人物
没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没有宏大精致的的场面设计,有的只是接连不断的家庭琐事、柴米油盐,传统的英雄与侠客、光荣与梦想统统缺席,平凡、普通的小人物成了真正的主人公,平民视角形成了冯巩电影的基本特色。《没事偷着乐》的主人公和他弟弟妹妹们的名字都被冠以“民”字,镜头在迷宫般的窗、墙或甬道般的胡同之间长时间地摆动和梭巡为我们细细讲述着平民生活空间被严酷压缩的故事,镜头之间反反复复出现的“黑场”以及时时回响的小号为他们的不平呐喊,在冯巩扮演的张大民身上我们看到了平民的精神人格与沉重的生活水平相对抗形成的艺术张力,张大民一张贫嘴诉说着咱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冯巩本人对小人物也有着很深的情结,他说“小人物有时候有大真诚,比如《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里的刘好,就不是那种高、大、全的人物,面对陈红(刘孜饰)晕倒在地,他也有过一丝犹豫,想跑,但是良知是他的底线,所以他又能够在跑的过程中返回,杨茜(徐帆饰)一把都没抓住他。他把陈红送到医院,但是送到医院一说缴费他就赶紧跑了,五千块钱他哪有,结果别人把它当成人质,非让他掏钱不可。他最后还是把钱交上了。你想想他一个磴板车的,一块钱、一块钱地挣出来的钱多不容易。片中刘好这个小人物是个大男人,有时无奈,有时尴尬,有时失落,他的七情六欲、他的平淡生活,我能感同身受,相信观众也能感同身受。我首先是演我自己熟悉的生活,其实我们都是小人物。”【1】而《别拿自己不当干部》中的王喜只是一个小小的工长,管的事也是极其琐碎,检查工人工作情况,发放安全套等,但就这样一个芝麻官却比那些大官更管用,更真诚。,为了自己手下的职工赵晓玲,他敢把劳资处长的儿子告到保卫处;面对名不副实的调动,他坚决拒绝在调令上签字。这样一个“小官”让我们看到了小人物身上普通的坚守与执着,和生活中很多在其位不谋其政、手握重权却不为民造福的“大官”之间形成强烈的对比。人生如戏,你方唱罢我登场,英雄人物有几许,平淡自然是真味,冯巩电影在小人物的刻画中让我们领略到真情人生!
相声电影 幽默风趣
平民化的视角、相声演员的出身,奠定了冯巩电影语言的通俗性和幽默性,排斥了书面化、文学化的艺术语言,用生活中的真实言语展示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包袱”搞笑
相声演员出身的冯巩特别注意在电影中发挥相声的功能,一个又一个的“包袱”使电影笑料百出,极大地增强了电影的感染力和观赏性,总能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和欢乐。《别拿自己不当干部》中就有很多“包袱”的运用。王喜以前的女友月华对冯巩说:“喜子,我选择错了,嫁给了现在的老公,要是有下辈子,我们能在一起吗?你要我行吗?”王喜说:“行,可以带上我老婆吗?”听完让人忍俊不禁。王喜和大老黑在乡下吃饭那场戏中,王喜不满大老黑吃饭的声响:“你吃饭时怎么那样啊”“我没那样啊”“你没那样为什么那样啊”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斗嘴,满脸严肃的表情,幽默的语言,搞笑的动作,使整场戏妙趣横生!
方言的运用
葛兰西曾说过:“如果说每一种语言的确包括有世界观要素和文化要素的话,那么,也就确实能够从一个人的语言中估量他的世界观的或大或小的复杂性。”【2】方言作为语言的一种形式,它所传达出的效果更能直观鲜明地展示言说主体的形象,可以说,方言表演成为一种叙事手法,成为塑造人物形象的最直接有力手段。“比如当一个上海或者是广州的里巷平民,一开口却是字正腔圆、一本正经的标准普通话,这首先就在人物的生活本色和原生状态上,造成了信息的流失,进而甚至会影响到人物思维活动的真实状态”。【3】《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外景拍摄在河北保定,因此人物的语言也选择了保定方言,大家听得懂又有特色。刘好这样一个人物在这样一个环境下使用地方方言是人物性格的统一,即还原生活又贴近生活。《别拿自己不当干部》的故事发生在天津国有纺织厂,因此剧中人物操着满口的天津方言,所谓“京油子,卫嘴子”,天津话使整部片子俏皮幽默、通俗生动。
精心设计的台词
俗话说,言为心声,精彩的台词展示了人物不同的身份和不同的生活态度,是展示人物性格的主要手段。在冯巩的电影中,许多台词都能让我们在捧腹大笑之余,深入了解主人公的内心世界。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中冯巩的台词:“多办善事,别缺德,那就是拜佛。”“我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想找一个可靠的人,可是为什么越是简单的愿望越是难以实现呢?”“有时候愿望越简单,就愈难实现。有时候挺复杂一件事,其实就是一层窗户纸”。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主人公刘好为人的质朴、憨厚与善良。《别那自己不当干部》中王喜的台词:“我在单位管着二百多人呢”“我要是自己不把自己当干部,别人就更不拿你当干部!”“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腐乳。”“我官迷?我从来就没拿干部当回事……哎,群众对我嘛反映?”“当干部的,时时刻刻要注意点自己的形象”从这些诙谐幽默的言语中,我们看到了王喜身上的官气、骨气和正气,一个真实的、朴素的、有责任感的干部形象赫然屹立,虽然他的官职小,但是他的形象高大无比。
温情故事 独立精神
冯巩的电影没有曲折离奇的情节和惊心动魄的冲突,而是通过白描把发生在主人公身上的几个波澜不惊的故事串联起来,用平实的手法给我们讲述温情的故事,就如著名导演黄建新所言:“喜剧因素主要都是幽默的东西,其中一部分是语言,更重要的部分是结构,即并非利用演员的表演而是运用结构自身产生的关系。”【4】这些温情的故事,从价值取向的角度看,往往彰显着一种健康、向上、积极的独立精神,使我们对小人物的人格刮目相看。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围绕两条线索展开,一条是刘好与三个女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另一条是刘好与养子刘小好之间的父子之情。刘好在两条线索之间相互碰撞,但是就像主人公的名字一样,他的确是“好”,为了养子刘小好的将来,刘好放弃了杨倩,直到陈红走进了他的生活,亲情和爱情,终于在刘好的小屋中融汇在一起,完成了好人有好报的大团圆结尾。一个小人物道德精神的张扬得到了很好的表现,在刘好身上,我们看到了人之为人的根本!
《别拿自己不当干部》通过对小工长王喜的刻画,展现了一个“干部”的强烈社会责任感。作为一个小工长,他以身作则,严格要求,关心同志。女工赵小玲为情自杀,王喜亲自把它送医院,并到保卫科为其讨说法;沈飞飞运用不正当手段想调到厂部,王喜坚决不放人。作为父亲,他为了儿子替学校修理乒乓球桌和椅子,帮儿子不但挣回了两道杠而且还多了一道。作为丈夫,面对初恋情人韩月华时,他能理智处理情感,充分体现了为人夫的责任。虽然这些精神或者说责任感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是“小干部”的精神道德世界却可以使许多“大干部”汗颜。社会需要像王喜这样的好干部,乐观、坚毅、正直、向上,在促进社会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今天,这种精神永放光芒!
朴实表演 明星云集
冯巩真挚朴实的表演是其影片最吸引人的要素之一。作为相声演员的冯巩无疑是成功杀入电影圈的佼佼者,从出演著名导演黄建新的《站直了,别趴下》、《埋伏》、《谁说我不在乎》等影片,直到他本人执导、自己主演的《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和《别拿自己不当干部》,冯巩的表演日臻成熟。冯巩从小在天津的大杂院里长大,和家人一起挤在一间小屋里过日子,吃了不少苦,对下层小人物的生活熟悉的很,有着坚实的生活积淀,所以无论是执着的保卫部干事、贫嘴的张大民、三轮车夫刘好还是小工长王喜,每一个人物都被他刻画的惟妙惟肖。他那瘦长的身躯,小小的眼睛,笑起来满是褶子的脸,滑稽的姿势动作,故作深沉的表情,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演员阵容上,冯巩的电影可以说是明星云集,牛群、王澜、闫妮、刘金山、刘惠、李绮等一些璀璨夺目的明星都鼎力加盟。如在《别拿自己不当干部》中,笑星刘金山成为冯巩的搭档,在剧中扮演王喜的“发小”大老黑,为人仗仪、性格耿直的他总是一出现就逗得全场笑声不断。“武林外传”中“佟老板”的扮演者闫妮在剧中一改往日的风格饰演王喜的初恋情人,牛群则出演了厂长的角色。每位名角都发挥各自不同风格的喜剧天赋去诠释角色,使整个故事更加幽默,令影片增色不少。
同冯小刚的电影相比,冯巩的电影显得温和诙谐,没有承载太多的道德判断和文化批评。人物性格鲜明,好人和坏人界限清晰,主人公虽经历磨难终于赢得大团圆结果。可以说冯巩的电影让我们在笑声中体味百态人生,感悟人间滋味,共享精神世界,正如英格玛.伯格曼说的:“没有那一种艺术形式能够像电影那样,超越一般感觉,直接触及我们的情感,深入我们的灵魂。”冯巩的电影就犹如一面镜子,使我们不仅可以正衣冠,而且可以正精神!
注释:
萧铸:《冯巩点豆腐》,《电影》2005年6期
葛兰西:《狱中札记》,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版
吴小丽,徐生生民:《九十年代中国电影论》,文化艺术出版社2005年版
黄建新:《我看喜剧》,《电影艺术》1999

   论文好评

[本论文关键字]:   冯氏喜剧  平民视角  相声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