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交际论文:探究电影《金陵十三钗》的跨文化交际障碍

论文核心提示:

目前,凭借着国家对文化产业的重视,许多中国文化企业都雄心勃勃地欲漂洋过海、挥师西进。《金陵十三钗》剑指奥斯卡就颇有这个意图。然而,西方媒体,甚至是主流媒体,如《纽约时报》、《卫报》对《金陵十三钗》的评论却让我们看到了文化差异的暗礁在跨文化传播中造成的危险。。。

  [摘要] 2011年12月,《金陵十三钗》登陆国内外影院。这部由张艺谋导演,邀请到好莱坞新科奥斯卡影帝加盟主演,花费巨资拍摄的影片是中国电影迈出国门,欲征服奥斯卡的一次强力出击。对此,许多西方主流报纸都对影片给予了特别报导。文化交际学者霍夫斯特德的价值尺度理论可以解释西方新闻报导中突显的文化交际障碍——从对主演克里斯蒂安•贝尔在中国拍戏时遇到的文化差异到影评中对影片主题的理解差异的主要成因。
  [关键词] 《金陵十三钗》 西方媒体报导 文化交际障碍
  doi:10.3969/j.issn.1002-6916.2012.04.002
  今年中国电影界的岁末压轴大片要数张艺谋导演的《金陵十三钗》。该片以日军侵华南京大www.21cnlunwen.com屠杀为故事发生的背景,讲述了十三名妓女和一群教会女学生同到教堂避难,因为出身不同,两个群体之间存在着许多矛盾,但是,当日军需要女学生前往日本军人宴会为他们唱歌时,妓女们却挺身而出,乔装成女学生的模样去赴这个毫无生还可能的死亡之约。张艺谋的名字早因《红高粱》、《大红灯笼高高挂》等一系列影片被美国民众所闻知,而本片在美国掀起舆论浪潮的另一个原因是奥斯卡奖获得者克里斯蒂安•贝尔在其中演出了“假神父约翰”这个至关重要的角色。约翰原本只是一个到中美来淘金的美国殡葬员,因要给一位过世的神父料理后事来到教堂,却遇上了同到教堂来避难的教会女学生和妓女,为了保护她们免遭日军的侵犯,他假扮神父和日本军官周旋。
  张艺谋和制片人在多个场合接受国内外媒体采访时都讲到,《金陵十三钗》的拍摄就是冲着海外市场(主要是美国),冲着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去的。从主演到特效团队,这次都由美国人来挑大梁。影片中的大部分对白也是英语对白。可以说,这是中国电影人希望跨越中美文化差异鸿沟,让美国人通过电影了解中国的又一次尝试。笔者为此饶有兴趣地收寻了外国一些媒体对《金陵十三钗》的拍摄过程和观影感想的报导,从中看到了美国明星在中国拍摄电影期间所遭遇的文化交际障碍,与读到了美国人在观看时由于价值观体系不同对《金陵十三钗》所要体现的主题的一种错误理解。
  一、贝尔在华拍摄工作时遭遇的文化差异
  克里斯蒂安•贝尔并不是第一次出演与中国主题有关的电影。他在年少时曾参加过斯皮尔伯格的《太阳帝国》的拍摄,对日军侵华历史有所了解。但很显然,这个与“中国历史”短暂的“触电”经验并没有引导贝尔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进行更深入的了解。当他再次因《金陵十三钗》而踏上中国的土地时,面对片场里“坟场”一般安静的迎宾场面,贝尔立即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文化差异。《今日美国》、《纽约时报》和《好莱坞报道》均报道了贝尔在中国的文化碰撞经历。主要有四个方面:第一,片场的工作气氛不同。“(美国的)片场一般都很热闹,不会如墓地一般安静。”第二,工作方式不同。张艺谋示意贝尔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演员,应该给年青的经验较少的演员予一定的指导,这让他大为吃惊。“当他们告诉我这个(指要对经验较少的演员给出指导),我目瞪口呆,因为在美国片场,这是不为职业道德所接受的。对于我来说,如果我对别人的表演指手划脚,那我就是傲慢无礼。而在这儿,如果我不与其它演员讨论表演,就会被认为是失礼,这真是太神奇了!”第三,工作的时间长度不同。中国演职人员可以因为拍摄的需要而长时间工作,中间没有太多的休息。贝尔虽然接受了这种高强度的工作时间表,却对中国人这种“任劳任怨”的工作态度表示不解。最后,他只能解释为“在中国没有工会”。第四,明星对自我身份认同的不同。刚刚荣获奥斯卡最佳男配角的贝尔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的“大牌”,而他却没带任何随从,孤身一人来华参加《金陵十三钗》的拍摄。中方特意给他安排了保镖。有时,出于安全考虑,保镖会让一些路人避让,这让他觉得十分不方便。“我对他们(保镖)说:‘不要这样,我只是随便在街上走走’,他们却回答我说:‘尊敬,这就是我们必需做的。’”
  贝尔在中国经受的文化交际障碍,可以用著名跨文化交际学者霍夫斯特德(Hofstede)的价值尺度理论解释。首先,这是集体主义和个人主义两种不同价值观的冲突。个人主义的核心是个人的独立性,并宣扬个人的权利、责任、隐私、自由、自我意志表述的重要性。英国和美国信奉个人主义,中国则属于集体主义的阵营。集体主义强调“我们”这个概念。一个人应该服从于他的集体。集体主义不鼓励个人离经叛道的行为(Samovar etc., 2009:141)。其次,权力距离大小的不同是冲突的另一个原因。权力距离大的国家认同权威,社会等级观念较强。人们常常会尊敬、服从权力拥有者。权力距离小的国家认为每个人都会有拥有权力的一天,但是国家的法律、社会道德标准会极力地将权力的使用限制在一定的范围内,使人不能滥用权力。在权力距离小的国家,等级观念不会太强,人人平等是宗旨。根据霍夫斯特德的调查,英国和美国权力距离较低。而中国的香港和台湾的权力距离较高(Samovar etc., 2009:147)。贝尔生于英国,长期在美国工作生活。他一人来华,不带随从,不带保镖,正是个人主义“独立”这一特点的最好诠释。因为个人主义极为注重个体权益,甚至是个体权益高于集体权益,所以他无法理解中国人服从集体利益而愿意牺牲个人休息时间这种奉献的工作态度。个人主义也反对服从权威,而在中国,集体所体现的权威性却是存在的,并且常常表现为代表那个集体的领导人或是声望年事较高的老者的权威性。在中国人看来,贝尔正是这种集体(奥斯卡)权威性的代表。所以,对他,人们纷纷给予特别的尊敬。他到片场所受到的“冷遇”大概正是中国人表达对他尊敬的“礼遇”。而之后让他作为老师指点新人则更是帮助他融入这个新的集体并在同事间树立威性。孔子曾说过: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
  二、对《金陵十三钗》主题理解的文化差异
  张艺谋导演曾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表示,《金陵十三钗》是他等待多年的佳作。以女性的视角来看战争正是小说吸引他的独特之处。早有学者注视到张导的作品多关注女性,特别是受到传统礼教约束、但性格坚韧、希望通过个人斗争挣脱这些束缚的女性。《红高粱》里的“九儿”,《菊豆》里的“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里的“颂莲”和《秋菊打官司》里的“秋菊”都是这样的女性。她们是父权社会中被欺压的弱者,三纲五常、社会伦理夺去了她们对自己生活甚至是生命的控制权。她们试图反抗争取自己应有的幸福却仍然还是以悲剧收场(赵晓珊,韩薇,2011)。《金陵十三钗》中的13名妓女也代表着那个时代那些身不由已的女性。人们常蔑视这些女性,认为她们水性杨花,天天只知风花雪月,不知国仇家恨。中国至古就有“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的名句。但是在这部电影里,深受战乱摧残的女性却顽强地寻找活下去的机会,并仍旧幻想爱情。妓女豆蔻钟情于伤兵,玉墨与假神父之间的情意正是在战争魔爪中被蹂躏的爱情之花的最后一次带血绽放。  

跨文化交际论文快速发表服务   本中心提供跨文化交际论文发表服务论文推荐发表,论文指导服务 专业水准,发表全程跟中服务,。
期刊类别多杂志期刊都发表,省部级、国家级、核心期刊、EI、会议的职称论文发表。
类型:跨文化交际论文发表相关期刊

更多

[本论文关键字]: